打造股市為民生利 北京政府應有所為

林行止 / 打造股市為民生利 北京政府應有所為

20150901 STOCKS
一、

對於時評者而言,陽曆九月真是個要「嚴陣以待」的月份,因為連串極具爭議性的事,接踵而至。今天傍晚,香港大學畢業生議會召開特別會議,表決是否委任陳文敏教授為副校長,同時討論校監制度的問題;據該校民研計劃總監鍾庭耀的看法,由於回歸後校監們「虛權實用」,支持陳文敏及改革校監制度的一方,不管聲勢多麼浩大、理由多麼充分,他還是「擔心會議只是螳臂當車」,此事引起媒體熱議,不在話下。接下來是九月三日中國政府為紀念抗日戰爭勝利七十周年的大閱兵,此一肯定會震撼內地民心並大大提高民族主義激情的耀武揚威,究竟會有什麼「餘波」,自然值得翹首觀望;而對港人來說,也許當晚在深圳上演的二○一八年世界盃亞洲區第二階段外圍賽「中港大戰」更令人「提心吊膽」,中國隊的總教練雖然指出港隊有一些身體好或勝欲盛的「僱傭兵」,但他仍為國足定下「淨勝香港三球」的目標,這不免令人想起一九八五年五月下旬國足以一比二慘敗於港足腳下那一役(當年國足處於低潮,同月上旬精工與遼寧足球隊比賽還上演全武行;當時左報把大打出手的導因歸咎於精工兩名外援「出言不遜」,但事實並非如此,內地球迷「發火」皆因「中國人被欺負的時代已成過去,想不到現在竟在球場上再現」)!當年的總教練「憶舊」時透露,體委、足協負責人對球員傳達了「領導人批示一定要贏香港」的指示,球員當然以完成上級交下的任務為己任,落力演出,「一開賽就恨不得把港隊吃掉」,結果幾乎引起內地民眾暴動(球迷騷亂);九三閱兵當晚的賽事有什麼賽果、會引起何種社會反應,論者自然不會放過。

至於下旬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國事訪美,關係全球政經局勢,論者「火眼金睛」,不在話下!還有,馬來西亞政府能否不流血地化解指控證據似乎確鑿的總理貪污醜聞,日本執政黨如何撫平「不要備戰」的民憤而不倒台,都是值得大家關注的發展。

九月可以是評論者忙得不可開交的月份!

二、

有形(北京)之手和半透明之手(西方央行特別是美國聯儲局)干預市場,令股市的去從更難準確預測(政府干預,「有效率市場假說」不知從何說起);在這種前途陰晴未定的情況下,股市論者(包括特區財政司司長)最常用的評語是「大市會波動不定」。The Market will fluctuate出自何經何典何人?以「股市偵探」自況的華爾街專家亦說不準。一說原創者為油王老洛克菲勒,一指為投資銀行業先驅J. P.摩根;而認為為應付記者追問首度拋出此模棱兩可之言的是大炒家顧爾德(T. Gould)或李雲摩(J. Livermore)的,亦不乏其人。

別管股市短期去從,「長期而言」,以過去百年為例,股市雖然不斷波動,但最終還是向上!統計顯示,一九一四年年底道瓊斯指數以五十四點六收市,一百年後的二○一四年年底,指數企於一萬七千八百二十三點水平,非常明顯,這百年來升了三百二十六倍,成績斐然,但以複利計,每年漲幅平均只有百分之五點九而已。當然,如果不是期間爆發兩次世界大戰,加上韓戰、越戰和冷戰,還有三十年代的大蕭條、七十年代初及九十年代末的兩場導致多種物品價格暴瀉的衰退,股市升幅也許可上層樓。不過,平均年增幅百分之五點九六是所謂名義數字,如果撇除期間消費者物價指數平均年升幅百分之三點二計,即通脹指數順應後,股市的平均實質年增幅只有百分之二點一七,由於期間指數成分股的平均股息約百分之四點一,從一九一四年持股(指數成分股)至二○一四年的「長線投資者」,平均實質年收益為百分之六點八。對沒有發財野心的安分守財之輩,這是相當不錯的回報。

新世紀的股市是否有「新常態」,即與股票長期廝守收益不差的「常態」會否成為過去,二一○○年的數據才見真章。然而,不論常態或新常態,股市的恒態肯定是經常波動不居!

今天只說股市,因而不把期間投資物業或債券的優劣作比較。筆者要說的是,雖然股市的回報並不耀眼,惟長期持有可為投資者帶來「跑贏」通脹的回報,同時消化了戰爭及經濟循環的風險,股市有大批「長期擁躉」(他們大都是精打細算之輩),並非沒有道理;而這正是風波險惡的華爾街永遠那麼熱鬧和獲得投資大眾信賴的底因。

三、

中國政府大張旗鼓干預股市,雖然「外人」嘩然,但以中國的政體,是理所當然的事;在筆者看來,中國股市的問題不在有形之手何時和如何出手,而在政府「把弄」下,中國股市能否「長期而言」令投資者受惠得益?美國(相信英國也然)股市令坐擁閒資(此處的定義是支付衣食住行教育開支後所餘的資金)者可以「不勞而獲」,這一難以取代的優點,令股市經歷戰爭蹂躪和經濟循環的洗禮,仍能持續發展,為廣大股民創造利潤。但願北京政府立此宏願,把股市「打造」成一個功能可與受「無形之手」引導而大有所成、為萬千股民造福及為企業籌集眾資(把閒資作最有效運用)的金融市場!

內地經濟當前面臨產能(閒置資本財)過剩、國企臃腫欠效率亟須改革(不得其法會導致政治不穩定)以至「中等收入陷阱」(快速經濟增長出現大量「中等收入者」〔似乎不能籠統地稱為「中產階級」〕,但因經濟呆滯令收入不能進一步上升)等結構性問題(總合需求不足猶其餘事),都是難以克服的障礙;不過,中國政府與眾不同,在現階段,筆者認為北京有能力、財力、政策工具和決心,加強干預市場力度,令其渡過難關——往後要付多少經濟甚至政治代價,是後話。

結構性問題可從不少經濟現象體現,惟這些困難,由於內地集權制慣以由上而下的方式解決問題(所謂陷入「列寧主義陷阱」〔Leninist trap〕),中央政府確有「餘力」,因此治標不難,比如西方學者最「擔心」(憂其一旦出「狀況」會禍延西方經濟)內地公私企業和個人(家庭)負債過巨,極可能釀成財政風暴,但據麥健時(MacKinsey)環球研究所的世界各國負債對GDP比率的調查,內地總負債達GDP百分之二百八十二中,惟國企只佔其中的百分之五十五,這意味擁有龐大資產——二○一三年,國企總資產共三百五十二萬億元人民幣,約為是年GDP五十四倍——的國企有財力「自救」和「救人」;不但如此,國企還可通過合併,「去繁存簡」,把產能過剩減至「可以接受水平」,昨天消息傳來,國資委已指示二十多家央企民企進行合併(組成數家龐然巨企,相信下一步是航運空運公司),而創新研究以至鼓勵創業(八月五日本欄)有望成為吸收「過剩勞工」的突破口;雖然這種新政策成敗未卜,但以北京的強勢,除非李克強總理「因故」下台,不然,總會做出一點成績的。

至於滙價貶值及資金外「逃」,在當前的環境下,相信亦不會釀成災難,因為北京持有約三萬七千億美元的外儲,且今年前七個月的貿盈仍在三千億美元水平,那等於說北京有充足財力影響人民幣滙價,令其不致成為「逃資」的元兇。

最後談一談人口老化問題。如今人人說內地存有這種不易克服的困難,但據摩根士丹利研究部的資料,內地的受助年齡(dependents,十四歲以下六十四歲以上)人口對適齡工作人口(十五至六十四歲)的所謂「扶養比率」企於合理水平。據世銀的統計,二○一四年中國的比率為百分之三十七(一百適齡人口要「扶養」三十七名受助人口);同年日本的比率為百分之六十三、德國百分之五十二,而美國為百分之五十一。當然,比率比較低不等於沒問題,但意味要紓困難度不大——在「優化」生育政策的前提下,人口老化問題不會成為難纏的問題。

一句話,對中國經濟現況與前景不必太悲觀(北京政府有西方政府不敢想像的權力,打壓「惡意造淡者」可以出動正規警力,全世界有哪個國家可以做到),對內地股市及滙價因而亦不宜看得太淡!

source: http://goo.gl/0jDs5w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