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裝武裝誰根究 且看今朝比堅尼

Soldiers of China's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PLA) march past Tiananmen Gate during the military parade marking the 70th anniversary of the end of World War Two, in Beijing, China, September 3, 2015. REUTERS/Jason Lee
Soldiers of China’s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PLA) march past Tiananmen Gate during the military parade marking the 70th anniversary of the end of World War Two, in Beijing, China, September 3, 2015. REUTERS/Jason Lee
林行止 林行止專欄

一、

「中國紀念抗戰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七十周年閱兵禮」(下稱「大閱兵」)已於九月三日「勝利落幕」,以筆者的有限閱讀,九月四日本報兩大版的報道,清楚俐落地介紹了「大閱兵」種切,足以滿足一般讀者的好奇。想起三十一年前「本報記者」駱友梅應邀上京參加國慶活動歸來至寫下萬餘言的〈北京觀禮記遊〉(《信報月刊》一九八四年十一月號〔總九十二期〕),是一篇忠實的報道文學、日記體裁的敍事。從當年北京市情以至官場特別是鄧小平接見全體赴京觀禮港澳人士時有關香港政策的表述,深刻具體(許家屯在《回憶錄》對該文表示讚賞),對那些見大人則誠惶誠恐的「忽然愛國」之輩的醜態,有簡約生動的描述!許氏的「認可」,反證駱文的「現場報道」貼近事實(編者按 駱文刊A20及A21版)。當年的閱兵,極為壯觀,「場面」或許不及今日之「大閱兵」,但作者認為鄧小平的凛凛威風,以至受檢閱官兵的精神面貌,「大閱兵」未必能及。

「大閱兵」展示的軍事硬體,激盪民心,強化國人的強國心態和民族情緒,就振奮民心的角度看,「大閱兵」無疑收到宏效。筆者對內地科學人員如何「打造」北京罕見的「閱兵藍」以及雄糾糾(英姿颯爽)整齊有序的方隊操練及那些性能不遜於任何西方國家且射程涵蓋美、日(甚至世界大部分地區)的國產先進武器,大開眼界但興趣不大;引起筆者關注的是,看天安門樓頭的觀禮嘉賓,內地和本地的反貪活動似乎已告一段落!特別「耀眼」的是,本地法律界殿堂級人物李國能大法官,由中央部會直接邀往觀禮,那是否預示未來前海的最高司法部門會由普通法精英撐場,而其作用將如在三權合作之上鋪上一層三權分立的面紗?!

「大閱兵」的壯麗排場和磅礡氣勢,世所無匹,毋容爭議;但何以國歌的歌詞仍不與時並進,大事翻新或重新創作,最低限度,「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亦應微調罷!舊歌詞已配不起全方位崛起、擁有令人聞風喪膽武器新銳的大國雄風;國歌歌詞一如舊貫是「大閱兵」的瑕疵還是「奴隸」陰影徘徊未去的反映?!

在中國經濟改革期初,筆者在這裏指出,中國能否成為世人同欽的世界強國,端視下述兩方面的發展。其一是能否發展、發明出一些西方國家尤其是那些北京認為其「亡華之心未死」的軍事帝國不敢輕試的武器;其一為經濟是否真正崛起,不在GDP增幅多高、亦不在有多少外滙,而是要看人民幣能否成為世界通行無阻的通貨。這些看法現在並無修正的必要。

中國的武備,僅看九月四日本報圖文並茂介紹的,便會讓內地同胞以為足以壓伏日本及震懾美國,令前者在領海和孤島主權之爭上,全線退卻;後者則會重新調整「重返亞洲」的策(戰)略。不過,缺席閱兵禮的西方國家(直接打敗法西斯的「同盟國」),肯定不會認同這種看法,那從近數天來歐美日紙媒網媒的報道和評論,清晰可見。至於人民幣,以之作為貿易貨幣甚至外滙儲備的國家,特別是那些與中國有密切政經關係的,與日俱增,無容置疑;然而,人民幣距離成為世界硬貨幣之途,遙不可即,因為無論在意識形態上和實踐層面上,迄今為止,北京仍無法「忍受」股價自由浮動,遑論能夠「承受」其貨幣任由國際投機者炒上炒落以致滙價水平乖離國家經濟策略的軌跡。換句話說,中國是否真的崛起,成為可與世界強權並肩起坐、在國際事務上一爭雄長的一流大國,海內海外的看法,「見仁見智」,並不一致。

二、

一邊展示「能夠有效進行核威懾與核反擊作戰任務,可直接攻擊紐約」以至「射程覆蓋美國全境」(真的坦率得很恐怖)的洲際彈道導彈,一邊強調「中國永不稱霸、永不搞擴張」以及「始終堅定不移走和平發展道路」,這種兩極背馳的做法,在邏輯上完全正確。擁有先進具威懾力的武器(比如目的在「反介入」〔反美國介入亞洲事務〕的東方系列導彈),「外國強盜」不敢犯境當然更不敢侵佔中國的海外權益,在全線無戰事的太平環境下,中國走「和平發展道路」便有保障。軍事力量的強弱與國家能否享太平盛世成正比,是放諸四海而皆準的硬道理。至於習近平主席趁此盛會宣布「裁軍」一成三(約三十萬),在越洲導彈成為主流及以機械兵與無人飛機當「先頭部隊」日趨普及的現在,除非軍事總開支相應萎縮,並無實質意義,不談也罷。

正因為是普世的硬道理,眼見中國耀武揚威,台灣以及亞洲「諸小」,特別是那些與其有領土或領海之爭的,為求和平、保太平,不致「喪權辱國」,只有致力於「窮兵黷武」一途,她們必然會撙節開支,「省吃儉用」,把盈餘或「赤字」用於購買「防禦性」武器及訓練軍士上。孔武有力才不會被欺侮,人同此心,因此人人習武保平安。套在國家上,便是國國「重新武裝」以防不測,那些國力有限的,便會與強者結為拜把兄弟即和有當「國際警察」誘因的國家締約結盟……。近年的趨勢顯示,亞洲各國(地區)均埋頭埋腦於軍備現代化,「大閱兵」之後,受中國軍力的震懾,這種做法必然變本加厲。非常明顯,在國際貿易逐月下降的現在,軍備生意將反其道而行。美國俄羅斯的軍火生意,固然會因此受惠,中國亦不可放過此一商機!

有人會說,中國領導人在世人面前口口聲聲說有守信諾的傳統,如今堂堂崛興的大國領袖,又怎會說一套做一套?換句話說,大權獨攬的習近平主席說過不稱霸要和平,「你們」還要擴軍搞對抗,其是庸人自擾、勞民傷財!

有這種想法的人數不在少,不過,他們都是與實際政治不沾邊或天真未泯的平民百姓,任何對政治稍有認識的人,都知道沒有外交官和國家(政治)領袖不睜眼說大話的。芝加哥大學政治學傑出講座教授米斯摩那本筆者曾大力推介的小冊子《領袖為何說謊》(John J. Mearsheimer: Why Leaders Lie;詳評見二○一二年十二月五日拙文〈領袖說謊為國家……〉,收《前海後港》),是第一部把政治謊言理論化的專書,值得政治圈內圈外人細味。在米斯摩的理論架構中,政府領袖的謊言可分為五大類,此為目的在誤導對方而進行的國與國之間互騙(inter-state lies);製造強敵亡我之心未死隨時來犯的驚慄(Fearmongering)令人心惶惶不得不支持政府大增軍費的好戰政策……。一句話,政治領袖講大話,目的無非為了國家(或統治集團)的利益,因此他們對外說謊是恒態(常態和新常態)。

筆者不是說習主席的「不稱霸愛和平說」是謊言,只是外國不論是否「友邦」,只要在其核彈射程內特別是近鄰,都不會「照單全收」,她們一定會以小人之心度習大大之腹,結果國國重新武裝起來,以防強敵來犯以保家宅邊界平安!

這是為什麼上面說「大閱兵」之後,世界軍事生意必然大旺、世界軍備競賽又升「呢」的底因;不過,這又是行外人之見,實際上也許不致如此,因為在此「駭客」滲透科網世界、間諜衞星無寸土未涵蓋的現在,現場觀禮嘉賓及電視觀眾看得很震動、興奮的先進大殺傷力武備,早已被外國「紀錄在案」;那等於軍演展示的武備在國家層面並不新穎,人人作了防備,遂起不了震懾人心的作用。如此這般,軍火生意便不可看得太好,這正是投資的難處。

最後應該補上一筆,「大閱兵」展示的先進武備,不管精銳是否盡出,已足把「敵人」嚇得魂不附體;然而,北京此次擺出來的,也許並非新型武備的全部,只是作「比堅尼式」炫耀而已。此詞為筆者借用一則調侃統計學的笑話而「鑄造」,那即是說,北京讓大家看到的絕非最精銳的部分——有如「比堅尼」展露了軀體的大部分但最重要的仍隱蔽未露!

熒幕觀「九三大閱兵」有感.二之一

source: 信報 / http://j.mp/1UxTlMj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