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周刊:鋪路選立法會 政治新星鬥出位

去年一場區議會選舉,一班年輕新勢力上位,多個政黨隨即大換血;今年的大戰場,將會移師至九月的立法會選舉。 本刊訪問了三位政治新星,由他們剖白從政的心路歷程,以及如何部署參選立法會。

當中剛宣布參選新界東補選的民建聯周浩鼎,近年每逢周日例必出席《城市論壇》發言練兵;已在黨內報名角逐出選立會的民主黨鄺俊宇,日日在網上發表愛情散文,欲俘虜年輕選民的心;新任工黨主席胡穗珊,則由學生會搞手,化身成為工人爭取權益的女將。

香港政壇正經歷改朝換代,長江後浪推前浪,且看誰能突圍而出。

城市論壇練論政 周浩鼎

相約民建聯副主席周浩鼎在立法會附近做訪問,他似乎相當熟路,縱然仍有很多關要過。政界盛傳,他將競逐立法會超級議席,他日前更宣布參加下月二十八日的立法會新界東補選。

對於外界猜測他是藉補選試水溫,周浩鼎如此說:「雖然有評論分析我落後對手七、八萬票,但我百分之五百重視今次補選,並非視之為練兵。」三十六歲的他,是黨內重點培育的新星,曾任青年民建聯主席,去年更「升呢」做民建聯副主席。但早在他擔任青年民建聯主席時,已為參選立會磨劍。

「曾鈺成曾經質問,點解民建聯無人去《城市論壇》,將道理講出來?這番話啟發了我,自此我逢星期日都去《城市論壇》?這是非常好的論政訓練,因為要面對不同政見的人,可以作為參選的實習場地,希望有機會將這個舞台搬去立法會。」他說罷,雙眼不其然望向立法會大樓。

周浩鼎在維園期間,慢慢由在台下同維園阿伯坐,到成為台上嘉賓。他印象最深是第一次上台發言,提到泛民議員在議會內掟蕉時,爆出金句「蕉係用來食,不是用來掟」,不少傳媒和網民都有引述,「作為從政者,sound bite好重要,有時講之前都會度定。」

由卒仔變司儀

不過,有時過分刻意,反會帶來反效果,間中他的言行幾出位,例如前年佔中投票網站被黑客入侵,他將此事與台灣前總統陳水扁槍擊案相提並論,質疑是自導自演,即有人罵他無恥。周浩鼎又試圖為民建聯平反說:「過往有些人對民建聯有誤會,例如一提起就想起蛇齋餅糭,但其實我們做了好多地區個案。」

區選過後,部分黨派開始醞釀交棒給年輕人,現為離島區議員的周浩鼎,黨內外都被視為「第二個陳克勤」。周浩鼎雖然年輕,但他加入民建聯已有十二年。他在英國倫敦政治經濟學院讀經濟學,自小對歷史和時事大感興趣,大學期間更組織香港公共事務學會,與同學論政。

畢業回港後,他把心一橫加入政黨,「當年二十四、五歲入黨,只是去地區活動擔擔抬抬,有老鬼覺得我這個 仔好洗好用,叫我去做司儀。」見他講得兩嘴,慢慢被重用;周浩鼎亦由當日的「卒仔」,成為黨內明日之星,初次啼聲挑戰立法會。面對公民黨楊岳橋、新思維黃成智、獨立的方國珊及本土民主陣線梁天琦四名對手,他坦言不敢估計勝算,「這並非容易應付的選戰,因為新界東對建制派不是好有利,但希望就算十件事有九件大家意見不同,都可以有一件事尋求共識。」周浩鼎能否像黨友陳克勤般晉身立法會,看來真是要try his best了。

擔任青年民建聯主席期間,周浩鼎(左二)逢星期日都會出席《城市論壇》,他形容這是他練兵參選立法會的場地。

周浩鼎宣布參加立法會新界東補選當日,建制派猛人雲集,其妻Alice(第二排左六)亦有撐場,唯獨不見自由黨和鄉議會代表,他回應說:「李慧琼正在溝通中。」

周浩鼎鍾意睇美劇《紙牌屋》,對劇中常提到的「cross the floor」感受特別深,「向跟自己意見不同的人埋手好重要,好似我選立法會咁。」

愛情文助吸選票 鄺俊宇

如果用「鄺俊宇mode」來形容他參選立會,可以是「數到三,就參選」,或者「有一種幸福叫參選」。

近年他每晚六點十五分在facebook發表愛情短文,吸引不少粉絲追看,別管男人賣弄矯情是否吃得消,反正他紅了,兩年內出了五本書、搞了一次talk show,其中一篇小說更被電影公司睇中將拍成電影,連剛過去的區選得票亦有增加。

「上屆區選我二千五百票當選,今屆有二千九百票,多了人透過文字認識我,有助我踏上更高的舞台。」選舉期間,鄺俊宇在facebook收到不少打氣訊息,當中幾多人是投他一票無從稽考,但他相信作家身分對拉票有幫助,「有次派單張,有個男仔問我本書有冇軟皮,原來他女朋友是我粉絲,犯了事坐監,只可送軟皮書入監中。」

鄺俊宇特地向出版社索取一份影印本,惜已遺失了那男仔的電話,「最終他有冇投我一票,我不知,但我就是喜歡這樣同選民做朋友。」作家cross over區議員,一直是他的「實驗計劃」,今年將踏入另一階段,他嘗試爭取做埋立會議員,所以日前就在民主黨內分別報名循新界西及超級議席參選。

盼學坤哥創奇蹟

「之前黨內做過民調,我在新界西的支持度是安全的,最後關頭報埋超級(議席)係想拿多些資料,但我無信心越級挑戰得到,因為個個都是明星,我只是個死 仔。」三十二歲的鄺俊宇笑說。

經歷了區選,民主黨老將何俊仁慘敗,主席劉慧卿亦宣布收山,終於輪到一班「乳鴿」上位了。「我們正處身於新時代的開端,誰也阻擋不了,香港人需要一些年輕新面孔,但一定要有點基本功。」鄺俊宇在上屆立法會,在何俊仁名單排第二,今次決心披甲上陣。

參選風險一定有,但鄺俊宇深信動員網絡力量,或能創造奇蹟。「網民不再是網民咁簡單,他們好有影響力;好似坤哥(吳業坤)咁,網民當他是朋友就投他票。如果上網可以按重新整理,香港都應該按重新整理,交棒給年輕人。」他的facebook專頁有近十四萬粉絲,未知能否靠這些Likes,創造另一個傳奇。

被稱為「鄺神」的鄺俊宇,在facebook發表愛情文章,令他逐漸而紅,「作家和議員的身分可發揮協同效應,台北市長柯文哲就是一個成功例子。」

去年書展舉行期間,鄺俊宇與「男神」王宗堯一起舉行新書簽名會,人氣爆燈。

上屆立法會選舉,鄺俊宇(左三)在民主黨前主席何俊仁(左四)名單排第二,如今老將退役,他有機會擔正披甲上陣。

搞工運的「麻甩佬」 胡穗珊

工黨是區選後第一個宣布換血的政黨,李卓人退下前線,由三十五歲的創黨黨員胡穗珊做主席。她的知名度不高,當選後,有人指她貌似學民思潮發起人黃之鋒,大情大性的她斬釘截鐵說:「我邊度似黃之鋒啫?唔似!」

外界亦喜歡把她與人民力量主席袁彌明相提並論,皆因她們是赤柱聖士提反書院同學,「中二、三同佢同班,佢排我前面,我們唔係好熟。」她一臉淡然,然後反問記者:「做乜大家攞我同佢比?點解女性參政唔可以純粹討論政見?」

胡穗珊是繼劉慧卿、余若薇和袁彌明後,第四個執掌泛民政黨的女性,但她自嘲是個「麻甩佬」。「我成日挑戰大佬,李卓人受唔少,對住同事、大佬好敢言好直,成個麻甩佬咁;對住班工友就好體貼,好人格分裂。」

就讀理工大學的胡穗珊,當年已加入學生會和學聯,搞學運和工運,不多不少跟她的家庭背景有關。她來自新移民家庭,三歲跟父母來港定居,父親是地盤工人,母親是工廠女工,一家三口蝸居劏房,「阿媽在內地教書,但來到香港被親戚朋友歧視,當時我仲係小朋友,覺得好無力,點解不可以生活得好點?」

政見分歧與母吵架

她告訴自己,要對抗在社會生存的無力感,唯一方法就是改變,「家人認命,但我不認命。」她加入理大學生會做外務副主席,卻遭父母反對,「他們驚我畀警察拉,大家政見唔同,好少討論政治,阿爸以前係幫工聯會派單張的義工,阿媽在內地來更加不用講,有次同阿媽為了學聯工作嗌交,兩母女在街上喊。」她憶述說。

幸好父母逐漸接受,畢業後胡穗珊加入職工盟做幹事,負責清潔保安範疇。第一次抗爭,就是○二年返理大反保安工作外判,「仲記得衝上去找潘宗光校長,校長室出面個保安認得我是舊生,好順攤無阻我上去,點知我攤開啲橫額,佔領校長室。」後來潘宗光跟她談判,成功爭取取銷外判。

其後她為工人發動過不少抗爭,直到今天終擔大旗做工黨主席,她形容這時候由年輕人接棒是「新陳代謝」,希望做好內部組織,讓更多新人埋班,「過去工黨人手不足,形象不夠鮮明,現在不少人經歷過區選,可以培育新人成立政策小組。」

至於未有選舉經驗的她,會否出戰立法會?「視乎泛民的部署,如果黨要我選,我就會選。」胡穗珊爽快地回答。

李卓人(右三)卸任工黨主席,胡穗珊(右四)透露他未決定會否參選立法會,「唔選又驚損失議席,選又驚有人話他戀棧權力。」

剛接棒做工黨主席的胡穗珊形容,過往一直擔任前鋒,在前線衝鋒陷陣幫工人爭取權益,現在則變了踢中場。

胡穗珊(前排左三)曾任理大學生會外務副主席,「最初是天地堂找個地方hea,後來同學生會的人熟了,討論時事好開心。」

撰文:陳念慈︱攝影:黃德堅、楊耀文︱設計:張文彪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