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行止:「共」聚一堂雞報曉 一中逾分兩制休

20170125.jpg

一、

林鄭月娥女士宣布競逐下屆行政長官時,說她要延續梁振英「行之正道,穩中求變」的理念,港人聽得口呆目瞪、異常反感,因為梁振英當上行政長官的幾年間,「禮崩樂壞」是經常聽到人們對香港情況的批評,特區府會關係緊張,問責官員質素非常參差,公務員士氣低落,梁氏卻剛愎自用,提挈不起整體運作,行事沒有準則,經常給人以梁班子只知勾結,不識團結的極壞、極壞印象。即使決定不會角逐連任以後,早就透露準備退休的林鄭女士,一聽梁氏倦勤,竟然便改變初衷,挺身而出,其中一個理由是要延續梁氏的「政策理念」,能不令人莫名其土地堂?

向與梁振英工作關係平淡的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其為參選請辭,出缺卻不是由多次署任財爺的現任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陳家強頂替,而是由會計界出身,說到經濟學識、財政政策、公共財政經驗均屬拍馬也追不上陳家強教授的陳茂波發展局局長出替。這種人人不難看到的難看,梁特首就有堅持己見的能耐。這副「硬骨頭」何以服人?怎能服眾?誰能信任?

即使林鄭女士沒有說過「梁振英路線」,她說梁振英的理念是「行之正道,穩中求變」,也很難不令港人吃驚。

二、

中聯辦舉行新春酒會(十九日)圖文影音的報道很多,留意的讀者和觀眾,不難從張曉明主任的致辭、賓客的掌聲、大家握手寒暄之間的肢體語言,看出中聯辦在港的政治角色是多麼重要之餘,尚可參透一點何以梁振英力疾從公,卻落得民望插水神憎鬼厭的緣由。

當晚的酒會嘉賓,包括全國政協副主席董建華、行政長官梁振英、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宋哲、解放軍駐港部隊司令員譚本宏及政委岳世鑫,當然還有來自中央駐港機構人士、特區政府高官、駐港中資企業負責人和外國駐港領事以至社會時彥四千多人,他們「共」聚一堂,氣氛熱鬧。

主人家中聯辦,一般港人只知道它是中央國務院派駐香港的代表機構,同時知道其在中國共產黨掛的牌子是「中共香港工作委員會」(香港工委)的,不甚普遍。筆者指出這點事實,並無價值判斷成分,只想點出,如果黨、國的名份清晰,權責分明,特區政府在《基本法》規定的「一國兩制」之下,應該與其實是「香港黨委書記處」的香港工委、別號中聯辦這個機構保持適度距離,不該在治港理念、人事安排上,過分靠攏。

在政治結構上,「一國」下的香港特區政府,必須聽命於隸屬中央國務院的中聯辦,否則便有違「一國」精神。然而為了穩住「兩制」之別,中聯辦不能不約束其對香港的政情和人事的指點,因為工委的本來面目,就是共產黨,如果他們對特區政府指指點點,發揮國內黨委書記權力無限大的影響力,那便成一黨之下的兩種可以混為一談的「兩制」,而非「一國」之下的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從種種事象看來,在梁振英當上行政長官、張曉明當上主任的互相配合下,香港已變為一黨領導、沒有靈魂而只具資本主義外殼的拜金社會!

中共港澳工委於一九四七年成立,曾以新華通訊社香港分社的特殊地位,活躍於香港;一九九一年,港澳工委分拆,主權回歸後三年(二○○○年)香港工委以中聯辦的面貌在香港出現。十二年後(二○一二年)的中共十八大召開,香港工委首次成為獨立選舉單位,選出十六位名字不對黨外公布的在港中共代表;二○一五年,中共中央政治委員會網頁公布工作會議時,首次提到相關的在港代表;可是他們究竟是誰,秘而不宣。不公開黨組織詳情,是否有其必要和法理,外人無從置喙,只是如此一來,「香港工委」的存在便成了公開的「一個秘密」,而這個披起中央政府(國務院)駐港機構外衣的中聯辦,近年已經常擺出領導香港政治的架勢,而非港府的「政治顧問」這麼簡單。香港的資本主義社會仰仗社會主義的忠精分子「教路」,那是切切實實的「外行領導內行」,怎不昏頭轉向。

在中共編制內是香港工委的中聯辦,內設文宣協調、研究、社團聯絡、社會工作、經濟、法律、教育、科技、警務聯絡、保安和港九新界的分區聯繫等等不下二十個部門,至於國內常設的辦事處亦有三個(分設廣州、深圳及北京)。如此宏大規模,奠下有能力有辦法對港事無事不管的基礎,令其為特區政府背後的「實力」支撐,形象益顯玲瓏。

想到中聯辦研究部前主任曹二寶,二○○八年曾於黨校刊物建議香港應該設置直屬中央的「第二支重要管治力量」,可能正是中聯辦機構高速膨脹之本;「還看今朝」的中聯辦,其於香港內部管治上,最初是想透過工聯會、民建聯等港共團體參政,強攻官場、議會的位置,爭奪「話語權」—等於香港工委間接問政—以期能夠成為砥柱中流的建制陣營,不惜借助蛇齋餅糭遊的「免費午餐」,動員投票、影響選情,可惜水平不夠的港共,畫虎不成。中聯辦的京派駐港大員,自二○一二年國慶煙火沉船夜,剛當上行政長官不數月的梁振英,笑陪李剛副主任登場說事故、撫民心,指揮若定。從此之後,中聯辦公開介入香港內務再不鮮見。如今在挑選行政長官人選上,香港工委的「造王者」姿態,已是毫不扭捏地走到幕前,何用猶抱琵琶?

三、

酒會當晚,梁振英政府的兩名要角,呈辭即獲中央批准的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受到現場賓客的熱烈包圍,盛情擁護,祝賀她即將參選、希望她心想事成;而另一要角,即月前呈辭的財政司司長曾俊華,既拖延月餘才獲北京批准,且連出席酒會的一張請柬亦沒收到。如此厚此薄彼,真有「比而不周」的「偏黨」顏色,既是不成體統的難看!也是難看得不成體統!

事實上,中聯辦主任和行政長官在香港內務上的合作,應非「同流合污」,更有可能是同心為港。可惜,他們要打造的是北京要見的事事北望神州的香港,而非港人想要維護推進、有國際城市景觀的香港,此中的矛盾和有時免不了的衝突(當然不排除「有心人」從中作梗讓事態嚴重化危機化),令中央為防範根本莫須有的港獨而在香港這個鳥籠之中加設多重鐵閘,處處設限,進一步剝奪了港人向有的自由空間,令中港之間出現難以紓解的心結。

從雨傘運動前後的連串不和諧事故看,行將卸任的行政長官梁振英,得到中央政府的認同,得到中聯辦主任的高度讚賞,許亦出於「有利於國家」的念頭,卻肯定失利於「兩制」的堅持,最終更有可能令香港成為國家的負累(希望沒有把柄落入美帝之手令香港成為特朗普政府和北京進行利益交易時的籌碼);而中聯辦名實不符,經常就港事出點主意,雖然不少出於打造和諧的香港,可惜難脫工委痕跡,那對國家是否有利(利有有形與無形兩種),際此政爭升溫之際,相關人等實應深切省思。

信報:http://bit.ly/2khHHWz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